您现在的位置: 汪清县第一实验小学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校务公开 >> 通知文件 >> 正文
“以案释法• 法制伴我行”系列宣传(第一期)(“学校·教师”篇)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543    更新时间:2015-9-16  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  【字体:

以案释法· 法制伴我行”系列宣传        延边教育法制2015424       

    编者按:受教育权是我国《宪法》、《义务教育法》等法律中规定的公民所享有的一项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。然而现实教育当中,侵犯他人受教育权的现象仍然时有发生。在中小学校,侵犯学生受教育的基本权利的行为主要表现为:违反法律和国家规定开除尚在接受义务教育的未成年学生;长时间地对违纪学生处以停课的惩罚;不让成绩差的学生参加考试;擅改学生填报的升学志愿等。这些行为都侵害了学生的合法权益,影响了学生受教育的基本权利的实现,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在管理学生的过程中,学校及其教师应当特别注意保护学生的受教育权,预防受教育权侵犯行为的发生,同时还应该注意保护学校教育过程中伴生的未成年人的隐私权、人格尊严权、名誉权、姓名权、生命权等,让学生接受适当充分的学校教育,促进其全面和谐发展。

 

慎重对待停课

(“学校·教师”篇)

 

案例一:16岁的小刚是某中学初三学生。某日下午放学后,同班女生小静看见小刚脸上有汗珠,就上前用餐巾纸为他擦汗。这一亲昵的举止恰好被从一旁经过的班主任田老师看见。田老师当即把小静叫到办公室,给小静看了两页日记(是田老师私自从小刚放在课桌内的日记本上撕下来的,上面记录了小刚对另一名女生的好感),并对小静说,小刚很花心,脚踏两只船。从第二天起,田老师便不准小刚进教室上课,而让他先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。小刚的父母多次来到学校,恳求让孩子上课,都被田老师拒绝了。小刚的父母很着急,请律师向县委宣传部、县教育局和孩子所在学校发了法律建议书,要求让孩子复课,但田老师仍然不准小刚上课。直到五日后,学校校长下命令,小刚才进了教室。但小刚因不堪心理压力,当天便离家出走,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被找回。随后不久,小刚一纸诉状将田老师告上了法庭,要求田老师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。法院经审理认为,田老师未经学生小刚的同意,偷看小刚的日记并给他人传阅,还在学生中讲有损小刚名誉的话,其行为已损害了小刚的名誉权和隐私权;同时,田老师以小刚早恋而要求其写检讨为由,不准小刚上课学习,该行为侵害了小刚的受教育权。据此,法院判决田老师向小刚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。

 

    案例分析:受教育权是一项基本人权,是公民所享有的并由国家保障实现的接受教育的权利,是宪法赋予的一项基本权利。受教育权不是一项抽象的权利,而是一项包括入学、参加课堂学习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项活动等内容的实实在在的具体的权利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》第四十二条规定:“受教育者享有下列权利:(一)参加教育教学计划安排的各种活动,使用教育教学设施、设备、图书资料;……(四)对学校给予的处分不服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,对学校、教师侵犯其人身权、财产权等合法权益,提出申诉或者依法提起诉讼”。这里的“教育教学计划安排的各种活动”主要是指课堂教学,离开了课堂教学这一基本活动,受教育便成了一句空话。 田老师因怀疑小刚早恋而长时间不让其进教室上课,事实上剥夺了小刚接受教育的权利,从而构成了对小刚受教育权的侵犯。小刚有权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或者依法提起诉讼。

对违纪的学生能否进行停课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。对于那些严重扰乱课堂秩序,使得课堂活动无法顺利进行的学生,令其停课是否会侵犯学生的受教育权?我们认为,坐在教室里上课是学生接受学校教育的必要的形式保证,如果学生在课堂上并未从事学习活动,则其受教育权并未真正得到实现。虽然不学习是学生自愿而为的一种错误选择,但对于负有教育职责的教师而言,对其完全放弃不管也是明显不妥的。此时,教师可以对其进行批评教育。在一般的批评教育无法奏效的情况下,为了保证课堂秩序,为了其他学生的正常学习不被干扰,由学校责令违纪学生进行短暂的停课反思,并对其在停课期间的在校活动作出安排,应当是可以考虑的一种教育惩戒方式。需要注意的是,停课不是让学生直接回家,而是在校园内对学生的活动作出特殊安排。与临时隔离的教育惩戒方式一样,停课只能针对那些严重扰乱课堂秩序的学生,且在实施之前必须是教师已经对其进行了充分的提醒和告诫。停课的时间应当尽量短,一连几天甚至几个星期不让学生上课,则是明显违法的。总而言之,学校、教师应当慎重对待停课,不要滥用停课的惩戒权。实践中,对于那些未完成作业、未按时交纳学费或其他费用、轻微违反课堂纪律的学生,一些教师动辄不让其进教室上课,甚至直接将其赶出校门,这些做法是非常不妥的,明显构成了对学生受教育权的侵犯。

 

不要剥夺成绩不好的学生参加考试的权利

(“学校·教师”篇)

 

    案例二:临近期末考试,三年级(2)班的小星却一点儿也不紧张。班主任周老师已提前告诉他,考试那两天他不用来了,交一张请假条就行。害怕家长责骂的小星并没有向大人提及此事。考试那天,他照常走进了教室,周老师看见他后皱了皱眉头,开始发试卷。当发到小星的时候,周老师似乎忘记了他的存在,径直走到下一位同学跟前。最终,小星没有拿到试卷。周老师告诉他,试卷少了一份,他不用考了,加上这次试题挺难的,他肯定不会做。于是,小星便按照周老师的吩咐趴在课桌上“睡”了一个小时。下午的数学考试和第二天的英语考试,小星都享受了同样的“待遇”。放假前的一天晚上,小星的父亲向儿子问起考试成绩。小星先是支支吾吾了一阵子,最后才哭哭啼啼地向父亲交代了相关情况。第二天一大早小星的父亲就赶到学校,质问周老师和学校领导为什么不让小星参加考试。了解情况后,校长当即严厉地批评了周老师,并向小星的父亲表达了歉意,同时表示将马上让小星参加补考。对于学校的这一表态和安排,小星的父亲并不满意。随后,他就儿子所遭受的不公正对待向当地教育局投诉。教育局经调查核实,对周老师进行了通报批评。

 

    案例分析: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》第四十二条的规定,学生享有参加学校安排的各种教育教学活动的权利。考试也是学校组织和安排的教育教学活动。考试可以检测学生的学习情况,为教师改进教学和学生查缺补漏提供客观依据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考试是教学工作的一个重要环节,是学校教育应有的内涵之一。没有考试的教育不是完整的学校教育,参加考试是学生应当享有的受教育基本权利之一。剥夺学生参加考试的权利,实际上构成了对学生受教育权的侵犯。此外,我国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还规定,学校和教师应当平等对待学生,不得歧视学生。学生享有平等权,教师对所有的学生应当一视同仁,不得对品行有缺陷或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“另眼相待”。不让所谓的“差生”参加考试,实际上是对“差生”的一种“歧视”,既侵犯了学生的平等受教育权,也伤害了学生的人格尊严权,不利于学生身心健康的成长,对这种侵犯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的行为,学生及其监护人有权提出申诉或者依法维权。

 

不要擅改学生填报的升学志愿

(“学校·教师”篇)

 

    案例三:小徐是某省城大学二年级学生。最近,他却把自己当年的高三班主任赵老师告上了法庭。原因很简单,他不喜欢自己现在所就读的哲学专业,整天面对自己毫无兴趣的专业,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像是在炼狱。而造成自己学非所愿局面的人,正是自己当年的班主任赵老师。小徐当年报考的是该大学的经济学专业,而且在是否服从调剂一栏填写的是。按常理,他是不可能被该大学哲学专业录取的。但是期盼所教的学生都能考上好学校的班主任老师,在检查学生所填报的高考志愿的时候,发现小徐在是否服从调剂一栏填写的是,于是,想找小徐谈谈,可一时无法与小徐取得联系。于是,在向学校上交志愿表之前,他自作主张,将改成了。事后,他向小徐说明了这一情况。小徐当时很生气,因为志愿表是他在反复考虑、再三权衡后才填写的。由于表格已上交而无法更改,小徐只好寄希望于自己能被该大学的经济学专业录取。然而,高考后不久,小徐偏偏等来的是该大学哲学专业的录取通知书。现在,小徐认为,如果赵老师当年没有擅自更改自己的升学志愿,自己就有可能被后一志愿的学校录取,而自己在后一志愿的专业中填写的依然是经济学。小徐认为,赵老师擅改自己高考志愿的行为,违背了自己的意愿,也改变了自己的人生方向和命运,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。他要求法院判决赵老师承担赔礼道歉、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。

 

    案例分析:现代社会给公民提供了多样化的教育选择机会。公民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、爱好、经济条件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育机会。一个人选择报考什么大学,就读什么专业,完全取决于他自己的意愿,法律赋予个人充分的自主选择权。这就是公民的受教育选择权。这一权利事关个人今后的择业乃至前途,任何人不得侵犯他人的受教育选择权。在学生填报升学志愿的过程中,学校和教师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给予相应的指导,这样无疑有利于学生做出科学、客观的选择,避免学生盲目地填报。然而,升学志愿应该由学生自主填报,教师不能越俎代庖直接代替学生作出选择,更不能擅自更改学生已填报的升学志愿,否则就构成了对他人受教育选择权的侵犯。近年来,各地区发生多起教师代替学生填报支愿或私自改动学生志愿的案例,导致学生落榜或录取结果违背个人意愿,给学生造成无尽的烦恼,最后老师也摊上了官司。如2006年江西省新干县某中学因教师代填志愿过程中错填报考院校代码,造成考生落榜,考生告至法院,经法官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庭外和解协议,被告人(教师皮某)补偿原告朱某1.8万元,原告向法院申请撤诉。多起案例虽以庭外和解告终,但被告教师的违法侵权事实清楚,他们的遭遇值得我们好好反思。按照法理和相关法律规定,只有公民本人才有权处分自己的合法权益,他人未经授权不得随意处分公民合法权益。在学生填报升学志愿的过程中,教师可给予建议和指导,但不要强制学生填报某一志愿,更不要在没有委托授权的情况下冒用学生姓名权,擅改学生已经填报的志愿。如果有学生不能正常行使自身权利的特殊情况发生,学校和教师要在与学生及其监护人充分协商的基础上,与学生签订委托授权协议,约定双方的权利、义务及违约责任。

 

延伸点评:公民的受教育权包括两个基本要素:一是公民均有上学接受教育的权利;二是国家提供教育设施,培养教师,为公民受教育创造必要机会和物质条件。如某一个人没有受教育的机会,无法上学,他就丧失了受教育权;如果缺乏教育的物质保障或法律保障,公民的受教育权也可能落空。 按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》第四十二条的规定,学生享有参加学校安排的各种教育教学活动的权利。在教室里听课也是学校组织和安排的教育教学活动。剥夺学生听课的权利,实际上构成了对学生受教育权的侵犯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》第二十七条的规定,对违反学校管理制度的学生,学校应当予以批评教育,不得开除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第十八条也规定,学校应当尊重未成年学生受教育的权利,关心、爱护学生,对品行有缺点、学习有困难的学生,应当耐心教育、帮助,不得歧视,不得违反法律和国家规定开除未成年学生。此外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》第二十九条还规定,教师在教育教学中应当平等对待学生,关注学生的个体差异,因材施教,促进学生的充分发展。教师应当尊重学生的人格,不得歧视学生,不得对学生实施体罚、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,不得侵犯学生合法权益。我们每个人都有人格和尊严。任何人都享有作为“人”的最起码的社会地位和受到他人与社会最起码尊重的权利,这种权利就是人格尊严权。人格尊严权是人格权中的核心权利,集中体现为肖像权、姓名权、名誉权、隐私权等。其他人格权如生命健康权、自由权等均从不同方面维护、保证人的尊严。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把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,作为应当遵循的原则之一。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、《义务教育法》和《教师法》都对保护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作了相应的规定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第一百二十条规定,侵犯人格尊严权的,受害人有权要求侵权人或请求人民法院责令侵权人停止侵害、恢复名誉、消除影响、赔礼道歉,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。

 

 

    编:王关成

本期编辑:张正一  元钟虎  姬春清 

    问:逄增富  张树阁  焦振远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“以案释法• 法制伴我
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Copyright © 汪清县第一实验小学 地址:汪清县汪清镇汪清街东510号 校长信箱:wqyxzd@163.com
邮编:133200 校长室电话:8813191   吉ICP备13000653号-1 技术支持:汪清生活网